阅读历史 |

第283章 被打的居然是阮凝初(1 / 2)

加入书签

无数个。

救护车来时,薄野还在打。

那时他已经神志不清,满手是血握着手机,嘴里一边往外吐着血沫,一边低喊她的名字。

由于她把他号码拉黑了,电话始终无法接通。

他似乎也知道,可还是不放弃。

像极了当年无助的她。

很难说不是报应。

这才是他一连消失几天的原因。

如果薄野救不回来,他必定会带着遗憾离去。

话说到这,稚宁预感薄瑾屹下一句,会是征求她去医院探望的意见。

正如他所传达的,薄野命悬一线,危在旦夕,他想见她,她的出现或许是唤醒他的关键。

可依旧没有。

薄瑾屹嘱咐她天热注意防暑,凉的东西别吃太多,连生理期快到了提前准备这种事都说了,愣是没提一句让她为薄野做些什么。

不仅如此,薄琬乔亦没有找上门来兴师问罪。

按道理,薄野出了这样严重的事故,薄琬乔不可能不调查背后的原因,更不可能坐以待毙。

没来的原因,只能是薄瑾屹帮她瞒住了。

*

另一边。

那夜稚宁和池昼走后,应珣被阮凝初从墓园接回来,人也昏迷了近两天。

腹部伤口几度撕裂,清理不及时导致感染,高烧到四十度。

体温反复,各种退烧药使了个遍,还是出现了惊厥休克,也算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。

醒来后,应珣立刻要去找稚宁,被阮凝初拦住了。

看着阮凝初连哭带劝的样子,应珣突然很后悔,后悔喜欢过她,甚至后悔认识她!

要知道从前再怎么厌烦,应珣从没后悔过以前。

是阮凝初和她母亲,把他从失去母亲的麻木痛苦中拉了出来,这份恩情,他一直记在心里。

可现在,他宁愿一切都不曾发生!

他宁愿一直痛苦,也不愿和阮凝初扯上半分关系。

但有些话阮凝初说得不无道理。

他现在这身体状况,别说对付薄瑾屹、求得稚宁原谅了,多走几步都费劲。

这种时候,他死了,稚宁怕是只会高兴,眼睛都不会眨一下。

没人打扰她和新人相爱,她巴不得他去死。

想到池昼,应珣再怎么坐不住,有些事也必须先查清楚。

他回忆起一件事。

当年,他告知她退婚那天,稚宁去而复返,打他一巴掌,曾警告过他不要动她的朋友。

这似乎比他的背叛,更令她介怀愤怒。

这个朋友想来十分重要,那时他就没想明白这人是谁。

会不会是池昼?

一想到这,应珣被委屈冤枉的阴云压得无法喘息。

他和池昼才见过面,以前从不相识,为什么对付池昼?他也从未对她身边的朋友下过手。

是什么导致了稚宁误会?

他必须查清楚事情的始末。

时至今日,应珣禁不起稚宁的任何误会,哪怕是再小的事。

误会不全部解开,他很难再得到稚宁的心。

……

薄野人在医院,没法来骚扰,应珣想是也伤得不轻,那晚之后就再无动静。

俩人都在遭罪,稚宁总算过上了真正意义上舒心的生活。

这天,罗松有快递需要稚宁帮忙拿,是他又在网上买的辣条,大抵是为了感激回馈她送他的那瓶粉底。

相处下来,稚宁觉得罗松人很不错,不知她身份时仗义相助,知晓她身份也没小心巴结,说话办事都让人很舒服。

不仅如此,边界感也处理得很好,在她明确表明立场后,明知她和池昼关系好,也没让她为难再从她这打听什么。

这是个很值得交往的朋友。

因而对于他请吃的辣条,稚宁并没有客气。

快递站在影城外面,本来辣条是该和上次一样送到罗松手里的。

可他上午去了别的剧组兼职,被个难缠的演员缠住,一上午化妆刷都快冒烟了,水都没顾上喝一口,手机响了也没听见。

错过了电话,快递被放到了自取站点。

稚宁打着太阳伞,考虑到辣条不会少,还借用了道具组大哥的快递小车。

果不其然,很大一箱。

罗松可以说是相当大方了。

取了快递往回走,稚宁在思索怎么回礼。

再好的朋友,也不能一味索取。

那瓶粉底在罗松看来十分珍贵,对她却不过是稀松平常。

反观罗松,请她吃的辣条挤占了他生活费的份额,相比下来,他的心意更重。

送些什么好呢?

没想出头绪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